许昌的六次拉锯战

发布时间:2017-08-08   新闻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浏览 :977

  一九四八年时的陈唐兵团司令员陈士榘(右)与陈赓在一起

  

  一九四八年时的陈唐兵团司令员陈士榘(右)与陈赓在一起

解放战争时期,从1947年12月14日夜里开始,在地处中原腹地的许昌发生了一场长达半年之久的战斗。在这里,由于解放战争整个斗争形式的需要,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占领许昌后,又多次暂时撤离,在许昌形成了六进五出的“拉锯”局面,直到1948年的6月7日,这座历史名城终于回到人民手中,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英雄篇章。

1947年7月,人民解放军发起战略进攻,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实施战略展开。守敌怕我军在中原生根,采取军事和政治、围攻和深剿相结合的所谓“总力战”与我军争夺中原,企图集中兵力夺取大别山这一战略要地,而后转兵豫皖苏和豫陕鄂,压迫我军退出中原。国民党军利用许昌城高壕宽的特点,严加防守。

人民解放军挺进豫皖苏后,国民党又向许昌增调了一个主力团以加强守备。为了摧毁敌人的兵站补给基地,彻底切断敌人的补给线,以便更有力地调动军队围攻大别山的敌人,以支援刘邓大军作战,解放军开始了攻打许昌的准备工作。

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第三纵在平汉路破击战开始的当天,第八师已将许昌城团团围住,并制订了详细的作战计划。三纵首长将攻打许昌的决心电报华东野战军指挥部,在得到同意后于12月14日夜发起总攻。

总攻开始后,二十二团首先向南门发起攻击,轻重机枪一起开火,爆破组连续三次爆破后,突击班迅速向城门扑去。由于攻城准备不充分、组织不严密,致使进攻南门的战斗失利。二十三团担负主攻西门的任务。西门外护城河上只有一座木桥,三根圆木上钉着几块薄木板,是进入西门的唯一道路。纵队首长要求八师无论如何要保住这座桥,决不能让敌人破坏,要想尽一切办法集中火力打破城门外敌地堡,摧毁敌火力点。

在八连指导员、甲等战斗英雄李华的指挥下,飞行爆破组的英雄们把西门炸开个缺口,突击组跨过木桥,没等敌人发现便纵身攀上了城楼。紧跟着,八连战士全部突进了许昌城内。敌人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反扑,战士们牢牢地控制住了突破口,保证了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冲进城去。

许昌东门、北门已被敌人控制。北门外的桥梁已被拆毁,敌人在城门楼上以原有地堡开辟枪眼封锁桥头,在城墙上构筑火力阵地与地下少数地堡相配合。

主攻北门的二十一团进入攻击阵地后突击到城门下,发现城门里外均被封锁,便撤回进行架设准备。敌人集中火力封锁过桥要道,而我军因弹药不足,消耗过大,不能再起到压制敌人火力的作用。二十一团主力在二营接应下突破敌人北门防线,涌入城内。他们打退了数倍于己的敌人的反冲锋,并俘虏了大批敌人。

二十一团从西门登上城楼,一边侦察,一边战斗,引导二营从西北段一直打到东北角,一连夺下200多个小碉堡和掩体,俘敌300余人。二营在北门将一、三营接入城后,全团继续向南发展,一直打到城东南角的野炮阵地,缴获野炮6门。二十三团、二十四团与敌展开纵深巷战,于拂晓后将城中心区及西南角残敌肃清。最后,他们在二十二团配合下将南门残敌歼灭。

经过13小时的激烈战斗,许昌城于15日中午12时宣告解放。《人民日报》《东北日报》等各大报纸都在显著位置报道了许昌解放的消息。粟裕来电表示祝贺和慰问。

战斗一结束,三纵立即成立了以丁秋生、刘春为正副书记的许昌城市工作委员会,制定城市政策,展开善后工作。同时任命八师二十三团团长石一宸为许昌城防司令,进行城市政策纪律的宣传教育,维护社会秩序。

12月17日,许昌城内教师召开座谈会,出席的教师达150人。不久,许昌市人民民主政府和许昌县人民民主政府成立,贺群任市长,孙志光任县长,同归属豫皖苏第五专署领导。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解放许昌。

12月31日,许昌城举行了万人祝捷大会,欢庆许昌解放。会议地址设在原国民党专署前面的广场上,当全副美式装备的解放军城防部队进入会场时,群众夹道迎接、欢声雷动。在军乐齐奏声中,解放军代表、华野三纵宣传部部长车文仪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不久,华东野战军三纵撤离许昌,南下漯河、郾城,国民党军再度占领许昌。1948年元月3日,华东野战军一纵由郾城北上,于1月6日攻克许昌。许昌守敌两个营溃逃,其中一部40余人在逃跑中于许昌北关被追歼。许昌第二次解放。

华东野战军一纵在许昌进行新式整军训练半个月,主动撤出,国民党军再次占领许昌。2月12日,人民解放军第三次占领许昌,7日后主动撤出,国民党孙元良兵团由郑州南下,许昌又落入敌手。4月7日,华东野战军陈唐兵团为掩护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西越平汉路,转移至豫陕鄂解放区进行整军训练,许昌第四次解放。盘踞在许昌的国民党许昌专署专员范仁带领专署人员和太康、鄢陵等县的国民党自卫总队2000余人,弃城而逃。

陈唐兵团撤离后,范仁带领部众重新杀回许昌。他按照国民党河南省主席刘茂恩的命令,与当地土匪勾结,在城乡强行抓丁拉夫,拼凑了一支部队“暂编二十一旅”,由自己任旅长,妄图以此为资本,继续与人民解放军为敌。5月14日,华东野战军陈唐兵团八纵在参加了宛西战役后,拟进至许昌地区集合待命,得知许昌城内的敌军尚未发现我军的行动,便奔袭50多公里,连夜包围了许昌城。战斗从夜里两点钟开始,我主力部队两个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北、西、南三面冲入城内,将残余敌军压制在城东南角。范仁等眼看大势已去,便带了一帮亲信从北门突围而逃,在许昌北关被我军一个营迎头截击,逃敌全部被俘。经过4个小时的战斗,国民党暂编二十一旅悉数被歼。许昌第五次解放。

5月23日,华东野战军八纵一部在许昌城北与国民党第八十八师一个旅发生战斗。为参加开封战役,人民解放军主动向东撤退,许昌县县委、县政府及地方人民武装也向鄢陵方向转移。同日,国民党第七十五师由和尚桥南窜占领许昌,24日敌第十一师由颍桥进发至许昌。敌第十一师、第七十五师东去后,国民党第二十六旅驻守许昌城。他们在许昌住了50天,就所知者统计,群众损失5000亿元(指旧币)以上,房屋被拆毁2000余间,积极分子被暗杀活埋者130余人。土匪蒋全彬、杨文周两部数百人结合流氓、烟鬼,到处勒索抢劫,制造谣言,威吓群众,暗杀积极分子。人民痛苦不堪,顾虑很大。6月7日,中原野战军一部在豫皖苏第五分区地方部队和县大队的配合下,第六次解放许昌。敌第二十六旅向郑州方向逃窜。至此敌我“拉锯”的局面彻底结束,许昌永远回到了人民手中。

广东省党员教育网

专题教育

历史档案排行榜